關閉

輪迴轉世與緣份 | 輪回轉世 | 大紀元

 

輪迴轉世與緣份 | 輪回轉世 | 大紀元

【大紀元5月12日訊】在中國,不見得每個人都能相信輪迴,但是幾乎每個人都相信緣份。緣,就像無數看不見的鎖鏈,把與自己有關的人,拴在我們的生命中。其中有親人、朋友,也有敵人。有人說愛是緣、恨也是緣﹔相見是緣、離別還是緣。多少人間悲歡離合,被一個「緣」字輕輕地涵蓋了。那麼緣是怎麼形成的呢﹖《新紀元周刊》第十七期封麵故事輪回轉世與緣份指出,緣份的思想來自輪迴之說。要說清緣,就要首先說清輪迴。輪迴的思想本來是中國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在千百年的歷史發展中已經深入國人的骨髓。人們曾相信,今生的福禍源於過去生生世世的善惡與恩怨。要看清一切因緣,就要將目光投向前世、甚至大前世。近代以後的中國,傳統文化開始被懷疑,後來甚至遭到滅頂之災。輪迴等傳統思想幾十年來被當作迷信而遭到批判……而在同時代的西方,探索的精神、嚴謹的學風與相對自由的學術環境相結合,使得對輪迴的研究在缺乏相應文化土壤的西方興盛起來。如今西方人不僅認識了輪迴,還逐漸開始理解「緣」。古今中外的輪迴故事不勝枚舉,這些故事發生在不同時代、不同民族、不同信仰的人群中。《新紀元周刊》這期包括故事輪回轉世與緣份共七篇文章,轉載如下:*輪迴之旅跨越時代與民族 *當代的兩世奇人〔之一〕記得前世的英國男孩 *當代的兩世奇人〔之二〕尋找前世父親的孩子 *緣 *史書中的輪迴記載 *輪迴趣事:相信轉世的巴頓將軍 *梁武帝的輪迴故事============================================ 輪迴之旅跨越時代與民族文 ◎ 王漢廷、李千層在中國,不見得每個人都能相信輪迴,但是幾乎每個人都相信緣份。緣,就像無數看不見的鎖鏈,把與自己有關的人拴在我們的生命中。其中有親人、朋友,也有敵人。有人說愛是緣、恨也是緣﹔相見是緣、離別還是緣。多少人間悲歡離合,被一個「緣」字輕輕地涵蓋了。那麼緣是怎麼形成的呢﹖其實,緣份的思想來自輪迴之說。要說清緣,就要首先說清輪迴。輪迴的思想本來是中國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份,在千百年的歷史發展中已經深入國人的骨髓。人們曾相信,今生的福禍源於過去生生世世的善惡與恩怨。要看清一切因緣,就要將目光投向前世、甚至大前世。近代以後的中國,傳統文化開始被懷疑,後來甚至遭到滅頂之災。輪迴等傳統思想幾十年來被當作迷信而遭到批判……而在同時代的西方,探索的精神,嚴謹的學風與相對自由的學術環境相結合,使得對輪迴的研究在缺乏相應文化土壤的西方興盛起來。如今西方人不僅認識了輪迴,還逐漸開始理解「緣」。古今中外的輪迴故事不勝枚舉,這些故事發生在不同時代,不同民族、不同信仰的人群中,從中我們又能領悟到甚麼呢﹖對於輪迴,人類經歷了一個由相信到不信,轉而持開放態度的過程。世界上無論是哪個民族,在其歷史上都曾經相信輪迴。如今許多人不相信了,其中有宗教的原因,比如在西方;也有的是因為科學,這在世界各地都很普遍;還有的是出於政治原因,比如在中國大陸,長期以來輪迴的說法被當作迷信而遭到批判;當然了,有很多人一直相信存在著輪迴轉世。然而不論相信還是不信,關於輪迴的故事層出不窮,相應的報導也是不絕於書。時間之輪運轉到今天,一切的禁錮似乎都開始鬆動。宗教的教條鬆動了,科學的局限也開始被人們重視,而政治則從來就無法完全封閉人類追求未知與神秘的天性。西方人開始撇開宗教的禁忌和科學的無奈,公開的談論輪迴;即使在中國大陸,輪迴之說也以低調的姿態再次進入了公眾的認知範圍,相關的報導也開始出現。例如,2002年《東方女性》雜誌刊登了一個故事,說的是一個叫唐江山的男孩從3歲開始就不斷講述自己前世的故事,甚至還不學自通的說起前世的家鄉方言。後來家人拗不過孩子的懇求,帶著他到了「前世」的家。孩子不但認出前世親人,而且描述的情況與歷史完全一樣,震驚了兩家親人和鄰裏。無獨有偶,2006年英國《太陽報》刊登了一個名叫麥考利的男孩的故事,6歲起開始講述自己前生的家庭。後來父母把他帶到當地,證實了孩子所言非虛。(詳細故事見後麵文章)東西方輪迴說輪迴的思想本來是中國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份,在千百年的歷史發展中已經深入中國人的骨髓。比如中國人經常提到的緣份,其實就來自於輪迴之說。說到輪迴,可能許多人會聯想到佛教中六道輪迴的說法,就是說人的真正生命——靈魂會在天上、地上、地下3個不同空間的不同物質和生命間轉生。其實何止佛家,道家文化也是講輪迴的。大家可能都聽說過「鐵杵磨成針」的故事吧?其中的主人翁——道家人物真武大帝,據說就是在輪迴中修了好幾世,每世都因為一念之差動凡心而前功盡棄,不得不轉生再修。而「鐵杵磨針」的事情就發生在他最後一世修行即將圓滿的前夕。在古典文學作品中轉世的概念也十分普遍,例如紅樓夢一開頭就提到賈寶玉前世是塊七彩石,而林黛玉則是絳珠仙草,因為報答甘露之惠而構成了與賈寶玉今世的緣。中國民間的輪迴故事就更多了,有的還被正史記錄下來。例如《晉書‧列傳第四》中有一段關於西晉著名軍事家、文學家羊祜前世為鄰人李氏之子的記載。羊祜5歲那年,一天,他忽然讓乳母找出他玩耍的金環,乳母說:「你從來沒有這樣的玩具啊。」羊祜就讓她到鄰居李氏家的東垣桑樹中去找,果然找出金環。主人非常驚訝,說:「這是我那死去的孩子丟失的舊物啊,你怎麼能拿走呢?」乳母就一一告之細節,主人悲惋不已。當時的人們都對此事深感詫異,認為羊祜的前身就是李家的亡兒。西方文化在歷史上深受古希臘哲學以及後來的基督教影響,近代以後的主流思想則是實證主義的科學文化。表麵上看,西方的基督教隻承認天堂和地獄,沒有講輪迴,其實早期的基督教中也曾有輪迴之說。例如公元三世紀,基督教歷史上極有影響的《聖經》學者奧利金(Origen)就是輪迴的積極宣傳者。但在公元 553年5月的一次教會會議上,當時的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一世在教宗未出席的情況下,發起對奧利金的指責,點燃了近1,500年反輪迴轉世之火,也開啟了後來許多基督徒不信輪迴轉世的歷史。當然對於這些歷史,至今不同人還是見仁見智。而在基督教出現前,西方一直有相信輪迴的傳統。古希臘哲學家畢達哥拉斯認為靈魂在不同的物種中依次輪迴轉生,通過在倫理上嚴格要求,直到最後得以淨化,從而擺脫輪迴。另外一位古希臘先哲柏拉圖則認為,靈魂不會像身體那樣消散,而是在輪迴中被身體束縛,因而忘卻了往世的真知;隻有經過啟悟,才能回憶起真正的知識。雖然歷史上一直有理論家和社會名流重提關於輪迴的思想,但直到上一世紀60年代以前,西方人中相信和關注輪迴理論的人是在逐漸地減少。20世紀以後,隨著西方宗教教條主義的衰敗和社會文化的多元化,西方人也開始重新認識輪迴了,相關的學術研究和報導在60年代以後相繼問世。現代西方人中相信輪迴轉世這一事實的人數一直在不斷地回升。根據幾次民意調查的結果顯示,至少有1/4的西方人在不同程度上相信輪迴轉世。輪迴終於不再僅僅是東方文化,也是西方文化了。或許是巧合,正當西方學界開始對輪迴興趣盎然時,輪迴文化土壤最深厚的中國開始將其列為「反科學」的「迷信」而丟進了歷史的垃圾箱。西方輪迴研究的開始前麵提到了英國男孩麥考利和中國男孩唐江山的故事,類似的事情在世界其他地區都有,因此可以說輪迴轉世的說法並不是某個民族或宗教所特有的。不過,並非每個社會都會認真地對此進行研究。比如在南亞一些地區,輪迴是普通常識,沒有人會去研究;而在中國大陸,沒有足夠自由的空間去研究。相比之下,西方人嚴謹的學術態度和相對自由的學術空氣反倒為輪迴的研究創造了條件。保守的講,西方對輪迴的係統研究可以追溯到1882年「心靈研究協會」(Society for Psychical Research)的成立,它的主要目標之一就是調查、披露或者記實性地描述那些表明人死之後尚有生命存在的現象。在1882到1930年間,該協會在法國、意大利等國的研究者發現了一些個人回憶往世生平的案例,其中有些經過了長期調查印證,具有很強的說服力。這種根據個人回憶往世生平,再經研究者調查、印證的方法,被稱為「傳統方法」。另一類研究方法涉及到催眠療法的使用。法國最有名的特異現象研究者之一戴羅沙(Col. Albert de Rochas),首次係統地運用催眠法把研究對象帶回到往世的記憶中,並發現,哪怕催眠對象對輪迴轉世毫無興趣,他們仍然能記起往世的生平。他在1905 年的文章中總結了自己的發現。1956年,莫雷伯恩斯坦(Morey Bernstein)的名著《搜尋布萊蒂墨菲》(The Search for Bridey Murphy)出版了。此書通過作者自己參與的一個催眠案例,把輪迴轉世的概念和催眠回歸療法結合在一起,為西方現代輪迴轉世的科學研究吹響了進軍號,也為行將到來的輪迴研究的高潮築起一座寬廣的舞臺。自從上世紀50年代以來,西方的輪迴研究著作已經有長長的一串。不知是安排還是巧合,正當西方學界開始對輪迴興趣盎然時,輪迴文化土壤最深厚的中國開始將其列為「反科學」的「迷信」而丟進了歷史的垃圾箱。輪迴研究的代表人物——伊安‧史蒂文森說起輪迴研究,有一位學者是我們不能不提的,他就是用「傳統方法」研究輪迴的代表人物,美國維吉尼亞大學著名精神病學家伊安‧史蒂文森(Ian Stevenson)。他於1960年發表的文章〈往世回憶的證據〉,被譽為現代西方輪迴研究的序幕。從那以後的40多年中,他奔波於世界各地,收集到 2,600多個案例,發表了10本專著和幾十篇學術論文,其中許多被研究者引為經典,特別是《二十案例示輪迴》(Twenty Cases Suggestive of Reincarnation)和《記得前世的兒童》(Children Who Remember Previous Lives)兩本書,被許多後來的研究者引用。《二十案例示輪迴》是史蒂文森的成名作。書中記載的20個輪迴轉世案例,是他在1961年到1965年間從印度、斯裏蘭卡、巴西、黎巴嫩和美國的阿拉斯加收集、整理和驗證過的案例的一部份。本書中有一個案例是輪迴轉世中非常罕見的、具有特殊研究價值的例子,史蒂文森教授把它叫做「交換轉生」(exchange incarnation),它其實就是中國正史上都有過記載的「借屍還魂」現象。3歲半的印度小男孩賈斯伯死於天花,沒有及時埋葬,當晚又活過來了。幾天後又能講話了,幾周後竟能清楚地表達自己。但他隨即聲稱自己不是賈斯伯,而是某村某人22歲的兒子,並詳細描述自己死亡的經過:他從一個村到另一村的婚禮隊伍中吃了一個借他錢的人給他的有毒糖果,變得頭昏而從自己所坐的馬車上掉了下來,頭被摔破而死。並且他拒絕吃賈斯伯家的任何食物,因為他聲稱自己屬於等級更高的婆羅門階層。如果不是一個好心的婆羅門婦女每日為他做飯,他可能真會餓死的。後來他的故事得到了證實,前世家中的人經常帶他回去玩。他在「老家」玩得很開心,不願意回到賈斯伯家來,因為他在這裏感到孤獨和寂寞。史蒂文森的主要著作還包括《輪迴轉世與生物學–於此相逢》、《不學自會的語言-對特異外語能力的新研究》、《輪迴型案例(四卷本)》等。雖然史蒂文森並非是西方第一個從事輪迴研究的人,但是他以嚴肅的態度、嚴謹的作風和突出的學術地位贏得了整個社會對輪迴轉世研究前所未有的尊重。內瑟頓博士在《往世療法》一書中介紹了不涉及催眠術的研究方法:他認為很多人的疾病是和前世有關的。催眠術用於前世研究催眠回歸(Hypnotic Regression)方法正式被學者廣泛用於輪迴研究始於1967年凱爾塞(Denys Kelsey)和其妻格蘭特(Joan Grant)合著的《多生多世》(Many Lifetimes)一書。著名的治療學家凱爾塞是英國皇家醫學院成員,他和具有超常能力的妻子密切合作,共同奠定了使用催眠回歸研究輪迴轉世的基礎。後來的「往世療法」(Past-life Therapy)包括了催眠回歸中涉及輪迴的一部份,以及另一部份不涉及催眠術、而隻用輪迴概念的治療方法。在採用催眠術的研究者中,瓦姆巴赫博士(Helen Wambach)也很值得一提。她每次不是隻催眠一個人,而是對一個講習班的幾十個人同時催眠。進而從積累起來的大量資料中總結規律,抽出與轉世概念有關的某些證據。她的研究專著《重溫往世–催眠下的證據》揭示了不同種族間轉生的現象。此外,還有內瑟頓博士(Morris Netherton)在《往世療法》(Past Lives Therapy)一書中介紹了一種不涉及催眠術的研究方法:他認為很多人的疾病是和前世有關的,在治療中他強調使用病人自述中反復出現的關鍵性詞句。許多病人可以通過回憶前世的因緣,來緩解今生的疾病。除此以外,法沃爾博士(Edith Fiore)在自己的病案中細分出與轉世有關的「附體」案例,並發展出一套妥善處理附體的治療方法;羅戈(D.Scott Rogo)對1985年以前的西方輪迴轉世研究做了一個綜合性的評述,以嚴厲而客觀的態度和深入細緻的觀察,指出了研究者和反對者之間某些爭論的本質;魏頓博士(Joel Whitton)比較早注意到中陰期(死亡後到轉生前)的生命現象以及不學自會的外語能力的重要性,並做了這兩方麵的研究;伍爾傑博士(Roger J.Woolger)學術興趣很廣泛,特別在榮格(Carl G.Jung)心理學方麵有深厚基礎,對轉世的研究也有一套理論與實踐並重的思想方法。穿越時空的輪迴之旅以上提到的輪迴研究雖然在學術上比較嚴謹,但是基本上都集中在對輪迴現象的描述和分析,而沒有關於輪迴實質的探討。坦誠的講,對於所有接受過當代學校教育的人來說,輪迴這個概念仍然是那麼的不可思議。人們普遍認為,當代的生物學對於生命個體形成、發育的過程已經了解很多了:精子和卵子結合後形成受精卵,接著受精卵分裂,進而細胞增殖、分化,形成胚胎,最後發育成個體。而每個個體都會成長、衰老和死亡,那是個體生命永遠的終結。如果是這樣,靈魂與輪迴的說法就很難在生物學中找到立足點。一方麵是輪迴之說,另一方麵是現代生物學對生命歷程的解析,將兩者融合究竟有沒有可能呢?值得慶幸的是,人們對宇宙與生命奧秘的理解不會僅僅停留在一個感性的認識上,許多看上去是對立的看法,從更宏觀的視角來看卻是統一的。特別是現代物理學多重空間和多重宇宙概念的出現,或許能為理解輪迴現象的實質開闢思路。這裏麵第一個問題是,我們看到的由細胞構成的人體,是不是就是人生命的全部?第二個問題是,人的意識會不會是獨立於大腦之外的物質存在?第三個問題是,如果另外的時空是存在的,那裏是甚麼樣?有沒有生命?這三個問題是解釋輪迴本質的關鍵,而遺憾的是,現代科學的發展水平無法提供實驗條件來解答這些問題。然而,現代科學卻足以在邏輯上提供可能性分析。近年來天文物理學理論發展迅速,對於暗物質、暗能量的研究幾乎打亂了人們固有的思路,弦論等的出現將許多不可能變成可能。對於宇宙和物質的理解,現在有一點是確鑿的,就是我們眼睛看到的物質世界,包括我們能夠感知的,和用儀器探測到的物質,並不是宇宙中物質的全部。恰恰相反,那隻是很少的一部份。宇宙中的大部份物質和能量我們看不見摸不著,但是卻影響著我們,甚至主宰著我們的世界。這一切都在開拓著人類的思想,也使得越來越多的人選擇對不可思議的事物持開放的態度。大膽設想一下,如果有一天,科學家們發現人體還有在另外空間的存在形式,這對於科學、醫學甚至人類倫理將造成多麼大的衝擊。而到那時候,輪迴之謎或許將被最終解開。====================================== 當代的兩世奇人〔之一〕記得前世的英國男孩文 ◎ 王漢廷2006年9月8日英國《太陽報》在線報導了一個能記得前世的男孩子的故事。這個6歲的小男孩叫卡梅倫‧麥考利(Cameron Macaulay),他和其他6歲的男孩子唯一的不同,是他總是談論自己有個媽媽和家庭,以及喜歡畫自己的家,一幢座落在海濱的白房子。而這一切都與他現在的生活無關。他所講的地方是他從來沒有去過的,而且是在離目前住的地方160英裏的巴拉島。據卡梅倫‧麥考利現在的媽媽諾瑪介紹,自小卡梅倫會說話起,他就講述他在巴拉島上時的童年生活。他講述他的前世父母,他的爸爸是怎樣死的,還有他的哥哥和姐姐們。他還說自己提到的媽媽是他以前的媽媽。他堅信自己有前世,卡梅倫很擔心他前世的家庭很想念他。他希望在巴拉島的家人知道他現在挺好的。卡梅倫甚至在托兒所也不斷的講述自己前世的家,他們去到甚麼地方,他們做了甚麼,他怎樣從他的臥室窗口看著飛機降落……,他抱怨現在的家裏隻有一個衛生間,而巴拉島的家卻有3個。他哭著要他的前世的媽媽,說他思念她。由於卡梅倫不停的乞求諾瑪帶他去巴拉島,最後諾瑪終於決定帶他到巴拉島,與他們同行的還有美國維吉尼亞大學的心理學家傑姆‧塔科(Jim Tucker)博士,一位研究兒童輪迴轉世的專家。卡梅倫全家於2006年2月份去了巴拉島。當飛機真的降落時,一切就像卡梅倫描述的一樣。旅館方麵告訴諾瑪,曾經有一家叫羅伯遜的人在海濱邊的白房子裏住過。於是一行人向那幢房子開去,但是大人們沒有告訴卡梅倫去哪裏,他們想看看將會發生甚麼。卡梅倫一下子就認出了房子,興高采烈。但是當他們走到門口時,興奮的神采從卡梅倫的臉上褪了下去,他變得非常安靜。前一個房主已去世了,但保管鑰匙的人允許他們進到屋裏。房子中果然有3個衛生間,以及從他臥室窗口能夠看到海景。室內還有很多偏僻的角落,卡梅倫全都知道。自從他們回到在格拉斯哥市(Glasgow)的家後,卡梅倫安靜多了。諾瑪說去巴拉島是他們所做的最好的一件事。這次旅行讓卡梅倫的心情舒暢,他不再那樣嚮往的談論巴拉島。大人們也明白卡梅倫不是在編故事,他們得到了要找的答案。不過明顯的,對前世的記憶會隨著當事者年齡的增長而逐漸的消失。卡梅倫的經歷已經被英國電視五臺拍成了紀錄片《這個男孩從前活過》。唐江山和卡梅倫的故事有很多類似之處。這樣的故事如果發生在佛教盛行的南亞一帶,由於人們普遍相信輪迴,或許不會有多大的波瀾;而在缺乏輪迴文化的西方,和不再相信輪迴了的中國,對於當事人和他們的親人,在經歷了這樣的事情後,他們對待輪迴,對待生活和生命意義的看法將會有怎樣的一個改變?=================================== 當代的兩世奇人〔之二〕尋找前世父親的孩子2002年第7期的中國海南省《東方女性》雜誌刊登了一篇感人的輪迴故事,講述了在海南省東方市感城鎮唐江山的經歷。唐江山生於1976年,3歲時有一天他突然對父母說:「我不是你們的孩子,我前世叫陳明道,我的前世父親叫三爹。我的家在儋州,靠近海邊。」這席話在別人聽來簡直是胡言亂語,要知道儋州位於海南島北部,距離東方市有160多公裏。唐江山還說自己是在文革期間的武鬥中被人用刀和槍打死的,據說他的腰部還留有前世的刀痕。而真正令人感到驚奇的是唐江山能講一口流利的儋州方言。儋州人講軍話,與東方市的閩方言迥然不同,一個幾歲大的孩子如何能做到?唐江山長到6歲那年,便強烈要求家人帶他去拜訪前世的親人。家人不肯,他便不肯吃東西,最後父親依了他,並在他的指引下乘車來到唐江山前世所在地儋州市新英鎮黃玉村。唐江山逕自走到陳讚英老人家麵前,用儋州話叫他「三爹」,說自己叫陳明道,是陳讚英的兒子,在文化大革命期間因武鬥被人打死。死後轉生到東方市感城鎮,如今來尋找前世父母。聽到這些,陳讚英竟然一時不知如何應對。於是小孩說出自己前生睡的房間,並一一例數自己的牌位和其他生前物品。看到這一切與當年的事實絲毫不差,陳讚英老人激動的和唐江山抱頭痛哭,並確定他就是自己兒子陳明道的再生。唐江山還認出了自己的兩個姐姐和兩個妹妹以及村裏其他親友,甚至包括自己前世的女友謝樹香。這一切令當年陳明道的親人鄰裏折服了。從此,「二世奇人」唐江山有了兩個家,兩個父母。他每年往來於東方和儋州之間。陳讚英老人及親人、村裏人都把唐江山當作陳明道。由於陳讚英身邊無子,唐江山一直充當他的兒子,盡孝道至1998年陳讚英去世。該雜誌社編輯部的工作人員一開始也不相信這件事情,但經過反復調查、核實,也不得不承認此事的真實性。那麼如何解釋這件事?難道輪迴轉世真的存在?當然了,中國大陸流行有一種特有的觀點,就是凡是不相信的一概視為騙子。在誠信崩潰的當代中國社會,有這樣的看法不足為奇。而在世界其他很多地區,誠信仍然是維繫社會的基本紐帶。尤其在西方,近年來有關輪迴的故事也是屢見不鮮。============================== 緣文 ◎ 李青笛、王漢廷人生苦短,而一生中又有很多坎坷和悲苦,這一切究竟為了甚麼?如果我們有機會打開生死間的時空界限,猶如觀眾般觀賞十方世界中過去、現在、將來的一切,所有的因果可能都將瞭然於胸。在人的一生中會遇到許多人,有的萍水相逢,過後便相忘於江湖;而有的人卻一直都與自己有關,或成為淡淡如水的友人,或成為相濡以沫的伴侶。當人們感嘆人生的聚散離合時,最常提起的一個詞就是「緣份」。「緣份」,這個中國文化中特有的詞,蘊涵著難以用語言描述的深意,更無法在其他文種裏找到對應的概念。中國人對緣的理解早已經超越了宗教和學術,它是流淌在心靈中的感應。那麼「緣份」到底是怎麼回事呢?要說清「緣份」,就離不開輪迴,離不開前世、現世和來世之間的因果。緣之由來狹義的講,緣主要指親緣,比如夫妻、父母子女、兄弟姐妹等;而廣義的講,緣涵蓋了生命歷程中遇到的所有人和事。我們在日常中會遇到各種人,無論是親友之間、同學之間、同事之間、師生之間,有的人會對自己很友好,也有人可能對自己不太好;或許是一個素不相識的人無意中幫了你的大忙;或許在甚麼地方被騙去了錢。這一切,用輪迴的慧眼看來,都是有因緣的。許多人認為緣之說來自於佛教,其實有輪迴的地方就有緣。而輪迴的概念已經遠遠超越了一切宗教的範圍,成了最終解答人生命意義和恩怨的鑰匙。詩仙李白曾說:「生者為過客,死者為歸人。天地一逆旅,同悲萬古塵。」人生苦短,而一生中又有很多坎坷和悲苦,這一切究竟為了甚麼?如果我們有機會打開生死間的時空界限,猶如觀眾般觀賞十方世界中過去、現在、將來的一切,所有的因果可能都將瞭然於胸。西方沒有「緣」的概念,然而西方人已經開始認識輪迴,其實也就已經開始認識「緣」。下麵就讓我們來看看現代西方輪迴研究對緣的解讀。西方研究者眼中的「緣」在諸多研究輪迴的書籍中,關於「前世回溯」的內容多得不勝枚舉。一方麵,這是一種研究輪迴的手段;而更多的,是被用來作為臨床治療的方法:通過讓患者在催眠的狀態下再次經歷前世的傷痛並解讀宿世的因果,今生的頑疾往往神奇地不治自癒。催眠不是睡眠,這種狀態很類似於《道德經》中所說的「惚兮恍兮,其中有像;恍兮惚兮,其中有物」,受試者在這種入定狀態下體驗的前世栩栩如生,邏輯連貫,絕非通過想像所能達到。在已經發表的有關「前世回溯」的大量研究案例中,一個最常見的現象就是一個人前世的親朋好友甚至仇敵,往往也出現在這個人的今生,扮演著各種重要的角色。也就是說,生命往往群體轉生,在漫長的歲月中清償彼此的恩怨,這就是我們所說的「緣」。20世紀80年代邁阿密西奈山醫學中心的心理科主任魏斯博士有一本書叫《真情永駐》,其中記述了一個關於「緣份」的「現在進行式」的案例。素昧平生的一男一女同時找到魏斯博士進行回溯治療,兩人分別回憶出2,000年前在耶路撒冷的共同的前世,那時他們是對父女,父親遭到羅馬士兵的折磨,死於女兒的懷裏。他們兩人在魏斯的診所有過一麵之交,但魏斯因為職業紀律不能告訴他們對方的回憶。可是在他們的療程結束後,命運之手展開了它巧妙的安排,兩人卻「偶然」地同乘一次班機,得以相識相愛。另一位專家牛頓博士可以引導受試者在催眠入定的狀態下回到轉世之間的世界。他在十幾年的研究中積累了大量的案例,並分別於1994年和2000年出版了《性靈之旅》和《性靈宿命》兩本書。牛頓發現兩次轉世間一個最為重要的現象就是生命(或靈魂)分別屬於不同的群體,而同一群體的人在一世又一世中總是有關聯,互相扮演著各種角色。或許,這就是為甚麼人們會發現,自己的圈子內的人相互之間總會莫名其妙的發生一些是是非非,大概就是在這一過程中了結前世的恩怨吧。值得一提的是,牛頓的受試者有著各種各樣的信仰(包括無神論),但他們在入定狀態下對彼岸世界的描述驚人地一致。婚姻天注定紅塵中最為重要的緣份當然就是「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夫妻之緣,很多人可能都認為自己與配偶的相逢純屬偶然。而在輪迴的世界中,俗世隻是一個巨大的舞臺,大戲的情節早已被精心地安排,一切看似偶然的相遇都是劇本中巧妙的構思。每個人都渴望愛情幸福,嚮往婚姻美滿。而在輪迴的世界中,一切都在因果的安排中,是你的推不掉,不是自己的也要不來;無論是希望能找到自己愛的人,還是希望找到真愛自己的人,在輪迴的世界中,愛隻是報答前世今生之「恩」的方式。西方人講「愛」,而中國人講的是「恩愛」。一個「恩」字就道出了「愛」的根本,也賦予後者內涵。「恩」在先,「愛」在後,有了前世的恩,才結下今生的緣,於是有婚姻的美滿。然而「緣」也不都是美好的,正如有恩就有怨,也就有了善緣與惡緣之分。許多不幸的婚姻,推而廣之不幸的人生,在輪迴的世界中看,都是因緣所定。善解恩怨緣份之說有時會引發關於宿命論的爭論。其實,即使在人們隻相信個人奮鬥的今天,也沒有幾個人真的相信能擺脫自己的宿命。鬥爭哲學教育人們以牙還牙,結果使人陷入更險惡的宿命中難以自拔。 在輪迴的慧眼裏,「宿命」並不是逆來順受,也不是一種麵對命運的無奈。相信宿命的人有麵對苦難時的大度,和麵對幸運時的感恩。有了輪迴中的宿命,天道才得以公平;而緣份,哪怕是惡緣,不正是善解恩怨的機會嗎?========================================== 史書中的輪迴記載文 ◎ 朱月明、史然輪迴與因緣的思想位居中國傳統文化的核心地位,即使是對奇人異事持謹慎態度的正史中,也有不少記載。道人轉世的崔鹹崔鹹是唐朝博平(今天山東省博平縣)人,字重易。《舊唐書列傳第一百四十文苑》中記載他的前世是一名修道人,與其父有些緣份。唐憲宗元和二年(公元807年),崔鹹進士及第,後來歷任陝州大都督府長史、陝虢觀察等職。他為官正直,聲望極高。崔鹹心境高尚,誌在林壑,往往獨遊南山,經歷多日方返家,頗有仙風。他常從早到晚地與賓僚痛飲,醉臥不醒,但是到了半夜,便起身將堆積的公文一一閱覽,他的裁決判定無毫釐之差,當時的官吏都把他當為神人。他尤其擅長作詩歌,或風景晴明,花朝月夕,朗吟意愜,必淒愴沾襟,旨趣高奇,令名流們讚嘆不已。新唐書收有他的20卷文集。崔鹹的父親崔銳,早年當澤潞從事史時,遇一自稱為「盧老」的修道人,說自己曾為隋朝雲際寺李先生做事,能預知過去未來之事。當時河朔那地方禁止遊客,崔銳就將他請到家中留住。有一天,這位道人要離開崔家,臨走時對崔銳說:「我死後,會來投生做你的兒子。」說罷,指著自己口下一顆黑痣,願以這顆痣作為標記。後來崔鹹出生,果然口下有一顆黑痣,其神形像極「盧老」,崔銳斷定他是盧老來轉生的,就以「盧老」作為崔鹹的號。李庶託夢李庶是北齊時的人,官任臨漳縣令。《北史列傳》中記載了他託夢轉生的故事。當魏收北齊完成《魏書》後,李庶與盧斐、王鬆年等人認為書中的描述不公而爭訟議論。由於此事件,李庶被捕入獄,死在獄中。李庶死後,其妻元氏改嫁給趙起。有一天夜晚,元氏夢見李庶,李庶說:「我福分淺薄,將托生為劉氏家的女兒,明天早上就要出生了。劉家非常貧窮,惟恐無力撫養我,念在舊日夫妻的恩情,因而前來告知。乞求你能設法養育我成人,劉家住在七帝坊十字街南,向東入窮家陋巷就是。」元氏默然,沒有回答。李庶說:「你好像害怕你的丈夫,因而不敢答應我,那我自己向他去說情,以免難為你。」於是趙起也做了同樣的夢。醒後他詢問妻子,兩人所說完全一致。夫婦倆一經商議,最後決定帶一筆錢,前往劉家去探個虛實,果然如夢境所言。於是向劉家請求,抱回女孩撫養。女孩長大後,元氏為她辦理了婚嫁。=================================== 輪迴趣事:相信轉世的巴頓將軍美國陸軍上將巴頓,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盟軍的著名將領,以驍勇善戰著稱。有人說巴頓生在這個世上就是為了打仗的,而巴頓自己恐怕比別人更認同這一點。少年時代的巴頓就認為自己將來鐵定成為戰爭英雄。據說他很相信輪迴轉世,他認為自己在前世曾經為迦太基名將漢尼拔效力,曾經是古羅馬戰士,拿破崙的部下,東羅馬貝利撒留將軍的騎兵等等。總之,歷史上能打仗的角色他好像都當過。如果你覺得這些不過是巴頓的信口開河的話,下麵的故事可能就不同了。當時巴頓率領部隊在北非沙漠地區與德軍交戰。一次,一位法國軍官開車帶著巴頓到前方查看作戰情況。在路上,巴頓忽然要求司機轉向。法國軍官很迷惑,說戰場不是在那個方向。而巴頓卻堅持那就是戰場,但不是當今的戰場。結果在巴頓引導下他們來到了2000年前的古戰場。法國軍官感到迷惑,問巴頓如何知道這裏的,巴頓卻答覆說自己曾隨羅馬大軍到過這裏。巴頓的家族有著善戰的傳統。包括巴頓在內的家族成員很多都宣稱曾經明確目睹祖先的靈魂。巴頓對戰爭的領悟,究竟是祖先的庇佑,還是來自前世的經歷?將軍如果在世,不知將會有何種高論。================================= 梁武帝的輪迴故事文 ◎ 史軻 圖 ◎ 新紀元華夏5,000年的歷史長河中,君主帝王芸芸。除了歷史上的三武一宗滅法事件外,沒有哪個君王不尊佛崇道。並且,有不少的帝王在推動促進佛道的興盛上,起了很大的作用。南北朝時期的南朝皇帝梁武帝蕭衍(464~549)就是其中最著名的一位。蕭衍是漢代相國蕭何的後代,在位48年,壽86歲,是秦始皇以來中國歷史上第二長壽皇帝,僅次於清朝的乾隆。蕭衍是中國歷史上少有的文武都精專的帝王。《資治通鑒》說梁武帝「博學能文,陰陽、卡籃、騎射、聲律、草隸、圍棋元不精妙。」而其天生就具備的文采和軍事才能,在他7、8歲時就給他帶來了顯赫的聲譽。蕭衍在佛教興盛的歷史上,作用極大。他不但自己勤修不輟,還熱衷於弘揚佛法。漢地僧人戒葷腥吃素的戒律,就是在他專門寫了《斷酒肉文》後,極力提倡並大力推行的。僧人頭上留戒疤,也是淵源於梁武帝。他為了超度其下了地獄的妻子而寫下的《梁皇寶懺》一直在佛教徒中盛行不衰。佛教徒超度孤魂野鬼的盂蘭盆節也是源自他的帶頭作用。盂蘭盆大齋就是普食的意思。據說地獄裏的罪人,因梁武帝設齋造經二事,得消一切罪業,地獄一度曾為此一空。據說在他的統治區域內,佛法最鼎盛的時候幾乎有近五成的百姓出家!他在位期間用過的年號也很特別:天監、普通、大通、中大通、大同、中大同、天清。南朝梁武帝蕭衍留下了許多傳奇,採擷史料,這裏有一些關於他和自己的子民們輪迴轉生的故事,其中的意味,有心的讀者會細細的琢磨。一、聽經三載得人身東晉後年,濟南泰安的興國寺(今千佛寺的前身)裏,大通禪師關房前天井裏牆角邊上,有一條有靈性的白頸蚯蚓。禪師日日隻誦《法華經》,誦經三載,這蚯蚓也聽經三載。終於有一天禪師閉關期滿出來,偶見關房前草深數尺,喚小沙彌鋤草。小沙彌不知道牆角有條蚯蚓,無意中把它給揮為兩段。小沙彌連聲說:今日傷了一命,罪過,罪過!掘些土來埋了蚯蚓。無故而殺生就是罪過。螻蟻雖小,也是生命。人身難得。這蚯蚓因為聽得修煉人誦經,積下修煉的佛緣,以寶貴的人身轉生。他轉生於徂徠山(在今江蘇)附近一個姓範的窮苦人家,剛長大就父母雙亡。於是他捨身徂徠山西南光化寺中做了夥夫,在空穀法師座下跟著修煉,取法名普能,他老實肯吃苦,慇勤伏事長老。普能雖不識字,卻把一部《法華經》背誦如流,早晚一有空閒便誦經修煉,30餘年勤勤懇懇。一日聽說興國寺大通禪師坐化去了,去得甚是脫灑,動了想轉生的念頭,來到師父麵前磕頭說:範道在寺多年,一世奉齋,並不敢有一毫貪慾,也不敢狼藉天物。今日拜辭師父回首,師父慈悲,給個安身去處。師父道:你起來,我與你說。你雖也跟著修行,畢竟還沒有摸著門逕。於是給範道授記。師父道:安淨堅守,不要妄念,去投個好去處。輪迴轉世,位列侯王帝主,修行不怠,方登極樂世界。於是普能便坐化而去。二、再次歷劫為執著貧苦的考驗過去了,範道這次轉生到一個富貴人家。轉生到幾十裏外盱眙縣的一個叫黃岐的大員外家裏。這員外夫婦一生積德行善,到了40多歲得了這麼一個端然秀拔的兒子,自然如珍寶一樣珍愛。可是這孩子一生下來就沒完沒了地哭,連奶都不吃,叫這倆口子心急如焚。有人就告訴他們說:20裏外光化寺的空穀法師能知過去未來,你去拜求一下,看這孩子這是怎麼回事。見到法師說明情況。法師知道,是那範道今生想求得師父授記。於是法師趕到黃員外家裏把手摸著小兒的頭,在小兒的耳朵邊輕輕說了幾句,小傢夥就再也不哭了。看到這場麵眾人都很驚異,那黃員外恭敬地對法師說:待滿周歲就送到貴剎寄名出家。小孩周歲的時候,就抱到空穀法師那裏取了法名黃復仁。到了6歲的時候,村子裏的人都知道了這個聰明伶俐的孩子是光化寺裏範道轉生來的,日後必然富貴。可是偏偏這個黃復仁卻一心修煉。這縣裏有個童太尉,有個女兒與復仁同年,兩家自幼便許下媒約。而這聰明過人的姑娘也是喜歡讀佛經,一心出家。到了15、6歲,兩人一心隻要出家修行,不願嫁娶。雙方家長一看這哪行啊,於是就把兩人的婚事給辦了。這兩人結婚後卻不做夫妻,一起把家當作佛堂,每日唸經打坐修煉。3年過去了,一日兩人正入定呢。黃復仁忽然看見一個美人兒過來要纏綿。他剛有些動心,就回轉過心神,可是剎那猶豫中,突然一聲響見到火光繚繞,驚醒過來了。復仁就對妻子說自己幾乎著魔的事。童小姐比他悟性好,告訴他:最好我們去見空穀法師。見得法師,法師說:慾念執著一起,就被羈絆住了。你得再轉生從其他方麵解脫,最後才能圓滿,你們倆都去轉生吧。過去的修煉真的是太不容易了,就因為這麼一個執著乍起,就得再歷輪迴之苦。師父又告訴他們:夫也亡去住,妻也履福田。休休同泰寺,荷荷極樂天。師父就是師父,你哪輩子甚麼時候會起甚麼執著遇到甚麼難,早就知道了,也早就給你安排好一生一步往下走了。倆人拜辭師父回到家裏,對養娘和兩個丫鬟說:我們要跟你們告別了,要去轉生了。養娘就著急地說:我跟你們倆這麼多年,也一起修煉,怎麼就不帶我一起走呢!復仁說:恐怕你的緣份還沒到。於是兩人就一起坐化了。而那養娘回到屋子裏,自己也坐化了。看來,一個群體裏來的人,怎麼都要一起走的。三、故人相聚心意合貧而不移,富而不驕,那就有更大的福德等著了。5月初5,那復仁坐化的時候,正好是世冑之家,蘭陵蕭順之的妻子張氏將要分娩的時候。蕭順之就是齊高帝的族弟。張氏夜裏夢見一個身長丈餘袞服冕旒的金人。一群紅衣人,車從簇擁,來到蕭家堂上歇下。這個金身人,獨自進到張氏房裏,望著張氏下拜。張氏驚慌之下正要問,恍惚間夢裏醒來,就生下一個兒子。此子自生來便會啼嘯,狀貌奇偉,虎目龍顏,頸項有一道圓光,右手有紋印曰武。取名蕭衍。8、9歲時,身上異香不散。聰明才敏,文章書翰,人不可及。亦擅長談兵,料敵製勝,謀無遺策。蕭衍稍大,博學多通,好籌略,有文武才幹,時流名輩都對他推崇十分。他的居室上常有雲氣,見到他的人都不由自主地肅然起敬,連長輩都不敢隨意和他開玩笑。當時他與沈約、謝朏、王融、蕭琛、範雲、任昉、陸倕等好友被稱為「八友」,其中蕭衍最有膽識。黃復仁化生之時,原來奶娘轉世為範雲,二侍女一個轉世為沈約,另一個轉世為任昉,與蕭衍同在竟陵王西府為官,既然有這麼大的緣份,自然義氣相合。後來範雲在蕭衍手下任諮議,任昉為參謀,沈約為侍中。蕭衍稱帝後沈約寫了《宋書》、《齊紀》等書,而謝朓則是當時有名的詩人。一朝君子一朝臣,輪迴轉生中,恩也好怨也好,大家所遇到的其實都是故人。四、法師看護避大禍齊明帝蕭鸞在位隻有5年就病死了,他無能的兒子寶卷即位,隻知道吃喝玩樂、荒淫無度。寶卷治國無術,卻很殘忍,做皇帝後殺掉了很多大臣,對一些功臣也妄加殺戮。當時擔任雍州)在今湖北襄陽)刺史的蕭衍逐漸和他對立起來,暗地裏招兵買馬、屯糧積草,砍伐竹木,沉入檀溪之中以備造船之用。寶卷聽說蕭衍的舉動,便派鄭植到雍州要刺殺蕭衍。此事驚動了光化寺空穀法師,就託夢給蕭衍:法師拿著一卷天書,書裏夾著一把利刃,遞予蕭衍。蕭衍醒來,思忖一個僧人拿這夾刀的書卷給自己,莫非有人要來殺我?次日有人來報,朝廷使鄭植奉詔書要加爵。蕭衍心裏全明白了。先不與鄭植相見,使人在寧蠻長史鄭紹寂家裏安排酒席。宴會上蕭衍對這名刺客說:「朝廷派你來殺我,今天的酒席上可正是下手的好機會啊!」參加宴會的人都哈哈大笑起來,把鄭植弄得十分尷尬。蕭衍又說道:「朝廷使卿來殺我,必有詔書。」鄭植賴道:「沒有此事。」蕭衍喝一聲道:「與我搜看。」立刻就把鄭植拿下,搜出一把快刀來,又有殺蕭衍的密詔。蕭衍道:「我不負朝廷,如何要殺我?」宴會以後蕭衍陪著這位刺客參觀所有的府庫和軍備,看得他鄭植心灰意冷,哭著回去了。五、業力輪報從未錯蕭衍策議起兵。其他大臣,帶兵夜入皇宮,殺死在國難當頭還在醉生夢死、歌舞不斷的寶卷,然後將他的頭顱送出,獻給蕭衍。寶卷死的那一天,一個叫侯景的人出生了。天監二年,有一天,武帝問寶誌法師道:「國有難否?」寶誌用手指指喉和頸(暗示侯景)。後來侯景在梁作亂,攻占建業,武帝被囚禁餓死。簡文幽禁被壓死,梁武帝的宗族子弟幾乎全部被侯景所殺。當時的人都說侯景是東昏侯的後身。武帝殺東昏侯是天意,可是不該枉殺其無辜族人;結果侯景不殺武帝,卻幾乎殺盡其族人。天網恢恢,業力輪報看來是從來不差錯的。蕭衍登得帝位之後,改國號為梁。佛性人人都有,他一心修佛,而且受了戒。他很喜歡尋找那些得道高人。當時有個叫榼頭的僧人,修煉十分精進,梁武帝非常敬佩他。一天派使臣下詔書叫榼頭晉見。當時武帝正和沈約下棋,想要殺上一段,這裏使臣連稟3次,他全不聽得,口裏說:「殺卻。」使臣以為要殺榼頭,馬上就把榼頭推出去殺了。武帝下完棋就說:「叫榼頭師進來。」使臣回答:「已奉旨殺了。」武帝大驚,才明白是殺棋時誤聽之故:「他臨死前說甚麼沒有?」使臣說:「他說,我沒有罪,前世做小沙彌的時候,用鐵鍬鋤草,錯送了一條蚯蚓的命,武帝當時是那個蚯蚓,今生該還他命。」武帝聽了流淚悔恨,不過也沒用了。雖然那榼頭僧人欠武帝一命,可是榼頭此生已經是一個修煉人了,殺修煉人的罪過可是天大的。六、休休同泰終荷荷因為榼頭的事情,武帝一連好幾天悶悶不樂。沈約看出了他的心思,於是派人四處探訪高僧。聞得都城10裏外就有一個法號叫道林支的高僧在結廬修行,於是趕緊報告給了梁武帝。武帝聽了很高興,就大起鑾輿,旗旛鼓吹的一齊出城去那茅庵裏來迎支公。支公已先知了,庵裏都收拾停當準備起行了。武帝與沈約到庵裏,武帝屈尊下拜,尊支公為師。行禮已畢,支公說道:「陛下請坐,受小僧的拜。」武帝說道:「哪曾見師拜徒?」支公答道:「亦不曾見妻抗夫。」隻這一句話,武帝聽了,就如提一桶冷水,從頂門上澆下來,遍身酥麻,心不知怎地豁然洞徹,就省悟了前世黃復仁、童小姐之事。原來那童小姐投生在支家。二人一笑解意。武帝就請支公一同回朝,支公住在便殿齋閣裏。武帝每日退朝便到閣中與支公切磋。支公與武帝道:「我在此終是不便,與陛下別了,仍到庵裏去住吧。」武帝道:「離此間 30裏,有個白鶴山,最是清幽仙境之所。朕去建造個寺剎,請您到那裏去住。」支公應允了。武帝差官資費百萬督造這個山寺,極土木之美,殿剎禪房數千百間,僧人千百餘。取名同泰寺,夫婦同登佛地之意。東魏的叛將侯景投奔梁朝,可不久又舉兵反梁。這時江陵地方有一居士叫陸法和,在侯景遣將進攻江陵的時候,陸法和與他的弟子800多人,把侯景擊敗了;欲協助武帝討伐侯景,武帝恐怕他作亂,不聽,陸法和對武帝說:「我一個修佛的人,怎麼會垂涎你的王位?隻不過與你有緣,知道你正在遭宿報,所以才打算救你。既然你不相信我,那你和侯景之間當是定業,不可轉移。」侯景殺進了建業,侯景自稱丞相。時年已86歲的梁武帝被困於台城。一日武帝夢見榼頭笑瞇瞇地向他走來,醒來後懊惱地說:「唉,真是報應啊!我如果不是誤殺了榼頭大師的話,佛祖將讓我活到百歲開外的,區區侯景又何足道哉!我既已修佛,卻又嗜棋,這不是對佛最大的不敬麼?」一日武帝覺得嘴裏極苦,叫內侍找蜜也找不到,口中已經不能說話,於是「荷荷」中死於文德殿。同時那道林支法師也在同泰寺中坐化而去了。


文章來源:輪迴轉世與緣份 |